11 << 2017/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8-12-21 (Sun)
27-smallfins.jpg


嘛,其實最想說的那句話就在圖上了。

之前就壹直在說,其實自己並不是什麽懂得去安慰別人的人,所以今天說了這麽多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

我想那是因爲,妳現在所處的狀況跟之前的自己很相似吧。
我大概是比較了解要去猜測別人的心理,然後自己就會變得不知所措的那種心情。也正是因爲這樣,所以我現在把自己保護得好好的。

不要輕易接近人,不要輕易相信人,不要輕易離不開某個人。

但是當妳真的找到了很想在壹起的那個人的時候呢,就請壹定不要放手了,害怕傷害而選擇疏遠是逃避的行爲,就算親口說不清楚,換個表達方式吧。

另外,今天清楚了好幾個之前壹直想問的問題的答案,我發現似乎是因爲有了距離這種東西,所以在以前不敢當面提出來的東西,現在也有擺上舞台的勇氣了。

現在的我們應該要用更加成熟的方式去處理身邊的每壹件事吧。

最後是,就如我之前說過的壹樣,雖然我真的不太懂得如何安慰人,但是我覺得,在被需要的時候好好地留在對方身邊,才是朋友應有的責任。

以上~XD。


PS:那個啥,偶覺得偶今晚說的東西太嚴肅了,PIA偶吧……(雖然偶真的都沒怎麽認真上過政治的哲學課……OTL)
| 懷舊塵埃 | COM(1) | TB(0) |
2008-07-13 (Sun)
如果有人給了你撕心裂肺的愛,在這之後你卻感到痛不欲生的話,那麽你也應該還給他刻骨銘心的愛情,因為他已經為你付出了全部。

——寫在前面


是不是當你對這一句話的內在含義有所覺悟的時候,你也同時承擔上了一種難以推卸的責任?

被人信任這,被人思念著,被人依靠著,被人痛愛著。
同時,亦被人憎恨著,責備著,懷疑著,恐懼著。

這些看上去完全不拉邊的概念,事實上處處存在於我們生活的每一個片段裏。

也許我是沈默的人,當很多人在身邊嬉笑打鬧的時候會很安靜地待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努力考試”為藉口不去為接近任何人而努力。這種時候內心那種近乎是折磨的疼痛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忽視的,但任性的自己總會在此刻握緊拳頭對自己說,沒事的,再過一會兒,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當大家都安分守己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時,自己就不再是個異類了吧。

很多時候即使自己一個人也不會感到寂寞,而偏偏是那個時候,就無法否定自己的孤獨。

所以現在要我去想分班問題的話,我會覺得越快越好,並且一直覺得是不是到了一個新環境的話我會變得比較如群。
是不是可以比過去快樂。

環境是牢籠,而我偏偏成了它的囚犯。

也許也只會是我這種人才會成為它的囚犯。我可以很快地適應新環境,但是適應得越快並不意味著你吧它征服掉了,而只能在越來越了解它真面目的同時,把自己拼命往沼澤裏推。

掙紮意味著下沈,而下沈意味著失去。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無法再冷靜地說些什麽了。而在這種不應該冷靜的時刻,我卻恰恰平靜地讓人害怕。

好像看不見再有陽光的未來。
吶,好像真的看不見啊。

一年前那個總是懷念過去的自己已經死了,死在已經碎去的面具面前。回去看當初自己如何懷戀的心情,突然就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很幼稚,幼稚,並且天真。

我怎麽可能相信著會有沒有分離的相遇呢?我怎麽可能期待著會有重逢的決裂呢?

有些人註定只是過客,他在你的生命中停留過,然後就像拋棄自己過去的腳印一樣匆匆地離開。

不曾留戀,不曾打算回來。

我覺得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裏,人人都戴上面具,於是覺得世界在欺騙自己。

已經不會再討厭Shary了,當她終於對這樣的自己有所覺悟的時候。
無法恨起一個人的心情,在那個時候也朦朦朧朧地了解了。她是無辜的單純的孩子,但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她註定了退出。

這樣明媚的天使,懇願你不要再降臨人間。

愛情是毒藥,假若你執著相信,那麽就是投向地獄。

守望一個明天,不是期待失去不是痛恨命運不是懷疑上帝,我只是想守望一個明天,讓我可以在這個愈發陰霾的世界裏,雙手緊握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然後不再選擇失去。

僅只守望,不論是愛情友情還是親情,如果可以遠遠地發現那些幸福,並且長久地保護下去,也許就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然而真正做到這些的又有幾個。
然而真正可以保護一切的又有幾個。

愛得撕心裂肺的愛情,假若不被所愛之人所理解的話,那麽所有的付出也只能夠被視為傷害。即使擁有回復,卻仍舊無法真正得到所愛之人的心,這樣的愛情,拼盡一切後得到的,也只是空留的影子而已。

虛偽的笑容會傷害自己,虛偽的眼淚會傷害別人。

你戴上一層面具,於是整個世界到遠離你而去了。

真正重要的東西,真的應該遠遠的避開麽。

那麽就請遠遠地逃走吧。

逃到沒有人能夠找得到的地方,然後背負那些痛苦的回憶,學會執著地生存下去。

總有一日,是不是也可以,再次守望自己的明天呢?


-END-
| 懷舊塵埃 | COM(0) | TB(0) |
2008-06-29 (Sun)
——僅此獻給,我短暫而美好的高一生活。


我可以做到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中考結束啦。”
不知道是誰在耳邊恍然的一個提醒,突然間就發覺了一件事。
那就是,一年過去了,一年要過去了,或者說,一年竟然要過去了。
不要用理性的思維去判斷我的懷舊,直到即將要升上高二的今天我的確仍在懷念中考,我懷念中考前20日那種和諧憂郁而又歡快的氣氛,我懷念當時每個人臉上帶著的,對夢想追求不舍的笑容,以及那些被深深掩埋起來的難忘與悲傷。
懷念,懷舊,懷戀。
然而多麽可笑,當我們曾經還是充滿希冀地帶著憧憬上路,踏入新校門,去追尋自己全新人生的時候,仿佛一瞬間的時間,卻被告知,已經過去一年了,你所能無悔地揮霍的青春,在這麽渾渾噩噩的365日裏就已經被消耗得一幹二凈了。
仿佛還什麽都沒有幹的人,卻已經被某些東西,剝奪了最初所擁有的那份單純,雖然眼神澄澈,但是已經無法反射陽光。
進入高中的人是進入地獄的人,因為這個地方會把你曾經一度擁有的珍貴的單純,毫不保留地啃噬得一幹二凈。

有一個旁觀者,她這麽告訴我——

高一那年,他們是帶著夢想與憧憬上路的。
高二那年,他們是在掙紮中艱難地攀爬與前行的。
高三那年,他們是帶著深深的疲憊,走向人生的第一道大坎的。

你知道高考意味著什麽嗎?那是意味著使你從此打上成熟的烙印,那是意味著使你從此萬劫不復。

你或許會覺得誇張,不管你作為過來人還是作為前行者,更不管你是走在一道平行線上的人。

如果你曾經有想過靜下心來去思考自己的變化,那麽,你一定會知道中考奪去了你什麽,而高考又奪去了你什麽。

我不痛苦,我只是麻木而已。

當一年的終點終於可以看見沖刺的距離的時候,在同舍宿友即將要SAY GOODBYE的時候。
我依然笑著鬧著打著罵著,在一種微妙的平衡之間,嘗試用一種全新的方式來修補自己。

不要悲傷,不要恐懼分離。
因為有些曾經那麽在意的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離開也會變得越來越不重要,或者你曾經在心目中為他留下一個多麽重要的位置,但是,在新事物取代舊事物的現實生活裏,在連回憶的余地都不足以提供的環境裏,你除了接受一切之外,可以做的就只有忘記。

高一這一年,經歷了一些事情,成長了一些,痛苦了一些,快樂了一些。

曾經恐懼分離,但是當回憶只剩下短信上的幾個字符,QQ上的幾句問候的時候,你一定會發現分離其實不是什麽可怕的東西,因為你會忘記,而可怕的並不是忘記而是當有一天想起來的時候,你會為曾經如此執著的自己變得不屑一顧。

今天看過火影的漫畫,AB居然畫出了些有人性的東西。
那裏面鹿丸笑著說終有一日我們就不再是“小鬼”,我們即將成為“別人的老師”,終有一日我們必須長大,終有一日我們得學會如何取舍快樂與痛苦之間的平衡。

他說了這麽多,但是我知道他還是想說。
即使終有一日我們要變成什麽樣子,這些都不可怕,我們要接受,但是我們也不能忘記,曾經那個依靠著別人,思念著別人的自己。

標題是“下一秒就結束”,其實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麽期待高一結束,自己也的確是不知道。高一這一年,其實我真的過得很快樂,認識了很多人,學會了很多東西,傷害了很多人,但同時也懂得了很多,只有在背叛與被背叛之後才會懂得的道理。

然而,當終點就在眼前的時候,跑了這麽長一段路的我們,始終會期待下一秒的結束。

下一秒結束,只是時間上的吧。
我不希望終止一切的回憶,我依然喜歡懷舊,我依然會在明年的第二個365天之後,想起今天與我在一起的那些人的面孔,他們熟悉得令我執著,但他們亦同時陌生得令我放棄。

我們有自己的路要走,為了這一條路我們不得不在下一個十字路口分開,揮揮手繼續上路。

沒時間停留,沒有誰會為自己停留。

是的,不要恐懼分離。

讓我們下一秒就結束。


-END-
| 懷舊塵埃 | COM(0) | TB(0) |
2008-02-24 (Sun)
總會有的吧,因為我是個人啊。

換了語文老師。
這件看上去那麽平常的事,要是換作其他的什麽人,也許我會就一句“哦”、“啊”“是啊”“關我什麽事”等等一下子帶過。

但是這個人不行。
或者說,是因為這個人給我留下了太深的impress,與她交流的話有很自然的感覺,這是10年來極少數老師能夠做得到的,在我的記憶中。

從小學到初中,擺出一副“我是老師你就要聽我的”架子的人太多,數不清楚,就算是現在,高中裏面也沒有少過。對於他們我大多數時候只會選擇沈默,死板地幹自己應該幹的事,不是對他們表示屈服,而是覺得,他們是到了可以忽視的地步。

是到了可以忽視他們存在的地步。
因為我覺得這樣子的人做老師,雖然對學生的威脅力度很高,但是卻無法與學生建立持久的信任關系。優等生是寶,差生是草,這個不知道從多少年前就興起的等級觀念讓很多學生無法擡頭。

我覺得自己兩邊都不是。
因為沒有好與壞的真實分界線。

但是周老師不同啊。
成績差可以趕,但是最重要的是人品質的培養,這東西不是一下子就能彌補回來的。做人的話,應該要對自己有信心,待人的話,應該首先做到不虛偽。

她接納所有的人。
差生優生兩邊都不是的人。

這樣的老師上哪兒找呢,或者說,再上哪兒找呢。
我曾經跟她在QQ上說過關於什麽現在的快樂和將來的痛苦,然後她說想開一點吧就算只有一年但是之後還不是一樣可以隨時來談話交流。

隨時都可以這樣不是麽。
你為什麽不懂得珍惜現在的快樂呢。當失去之後,你又痛哭流涕地說著自己沒珍惜自己後悔了如何如何。

何必呢。

笑。

我以為有一年時間去使自己變得成熟。
但是現在看來,命運不允許我任性,或者說它對我要求太高,它只給我半年時間反省覺悟,連警鐘都不敲響。
不,或者敲了,但是是敲給現在的我聽的,是敲給現在開始後悔的我聽的。

如果我當初全心感受快樂了,現在是不是不會那麽痛苦。
還是會更痛苦一些。
感覺是說不清楚的。
但是事實始終是事實。

一切只是impress。
一切只是memory。

都過去了。
曾經。
我現在看見這個分題的時候突然好想哭。
但是不能,因為眼淚是苦的,而我,討厭苦的味道。
如果身體裏面已經缺少了制造糖份的粒子,那麽就盡量少哭,這樣就不會覺得苦了,也不會覺得痛了。

傷口什麽的,血淋淋,但是肉眼看不見,所以可以忽視。
忽視吧。
即使再撕開一次傷疤還是可以面無表情。分離令我變得冷血。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上一次還會哭,這一次就只剩下難過,也許下一次,就是毫無感覺可言。

上周的見面是很快樂的。
無意間,也許是誰制造的這個機會。但是重新聽她說話的感覺,很好,心裏面也突然不難受了,空蕩蕩的感覺被充實取代。

這就是impress,這也只可能是impress。
因為不會是forever。

所以現在重新學會笑。
學會自己制造甜蜜的粒子,強扯笑顏,但是會令大家快樂。
然後在那一張張陌生或者熟悉的面孔裏,總會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被安慰的感覺。

上帝已經很仁慈了,因為我們在千千萬萬的人海中相遇。
本來一個擦肩就是幸福。
我們相處了半年,大半都是歡笑。
即使現在的失落是代價。

但是大家依然笑得那麽痛快的話,自己也得勇敢地堅強地笑下去。
吶,不是嗎。

即使半年後就是下一次分離。

這一次,不要那麽多苦澀的味道。

不要再嘗了。

一切總會結束的。
在被毀滅之前。


END
| 懷舊塵埃 | COM(0) | TB(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