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8-07-13 (Sun)
如果有人給了你撕心裂肺的愛,在這之後你卻感到痛不欲生的話,那麽你也應該還給他刻骨銘心的愛情,因為他已經為你付出了全部。

——寫在前面


是不是當你對這一句話的內在含義有所覺悟的時候,你也同時承擔上了一種難以推卸的責任?

被人信任這,被人思念著,被人依靠著,被人痛愛著。
同時,亦被人憎恨著,責備著,懷疑著,恐懼著。

這些看上去完全不拉邊的概念,事實上處處存在於我們生活的每一個片段裏。

也許我是沈默的人,當很多人在身邊嬉笑打鬧的時候會很安靜地待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努力考試”為藉口不去為接近任何人而努力。這種時候內心那種近乎是折磨的疼痛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忽視的,但任性的自己總會在此刻握緊拳頭對自己說,沒事的,再過一會兒,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當大家都安分守己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時,自己就不再是個異類了吧。

很多時候即使自己一個人也不會感到寂寞,而偏偏是那個時候,就無法否定自己的孤獨。

所以現在要我去想分班問題的話,我會覺得越快越好,並且一直覺得是不是到了一個新環境的話我會變得比較如群。
是不是可以比過去快樂。

環境是牢籠,而我偏偏成了它的囚犯。

也許也只會是我這種人才會成為它的囚犯。我可以很快地適應新環境,但是適應得越快並不意味著你吧它征服掉了,而只能在越來越了解它真面目的同時,把自己拼命往沼澤裏推。

掙紮意味著下沈,而下沈意味著失去。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無法再冷靜地說些什麽了。而在這種不應該冷靜的時刻,我卻恰恰平靜地讓人害怕。

好像看不見再有陽光的未來。
吶,好像真的看不見啊。

一年前那個總是懷念過去的自己已經死了,死在已經碎去的面具面前。回去看當初自己如何懷戀的心情,突然就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很幼稚,幼稚,並且天真。

我怎麽可能相信著會有沒有分離的相遇呢?我怎麽可能期待著會有重逢的決裂呢?

有些人註定只是過客,他在你的生命中停留過,然後就像拋棄自己過去的腳印一樣匆匆地離開。

不曾留戀,不曾打算回來。

我覺得我就是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裏,人人都戴上面具,於是覺得世界在欺騙自己。

已經不會再討厭Shary了,當她終於對這樣的自己有所覺悟的時候。
無法恨起一個人的心情,在那個時候也朦朦朧朧地了解了。她是無辜的單純的孩子,但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她註定了退出。

這樣明媚的天使,懇願你不要再降臨人間。

愛情是毒藥,假若你執著相信,那麽就是投向地獄。

守望一個明天,不是期待失去不是痛恨命運不是懷疑上帝,我只是想守望一個明天,讓我可以在這個愈發陰霾的世界裏,雙手緊握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然後不再選擇失去。

僅只守望,不論是愛情友情還是親情,如果可以遠遠地發現那些幸福,並且長久地保護下去,也許就是一個人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

然而真正做到這些的又有幾個。
然而真正可以保護一切的又有幾個。

愛得撕心裂肺的愛情,假若不被所愛之人所理解的話,那麽所有的付出也只能夠被視為傷害。即使擁有回復,卻仍舊無法真正得到所愛之人的心,這樣的愛情,拼盡一切後得到的,也只是空留的影子而已。

虛偽的笑容會傷害自己,虛偽的眼淚會傷害別人。

你戴上一層面具,於是整個世界到遠離你而去了。

真正重要的東西,真的應該遠遠的避開麽。

那麽就請遠遠地逃走吧。

逃到沒有人能夠找得到的地方,然後背負那些痛苦的回憶,學會執著地生存下去。

總有一日,是不是也可以,再次守望自己的明天呢?


-END-
| 懷舊塵埃 | COM(0)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