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7/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8-07-29 (Tue)
“迪達拉,蠍子跟妳說過些什麽?”鼬巴住迪達拉的肩膀,骨頭用力地下陷。
“他說,我應該離開這裏。”迪達拉低下頭,蠍子陰郁的眼神仿如毒針,壹根根滲入他的心底。他覺得靈魂表面有什麽在那壹瞬間被敲碎了。

‘迪達拉,離開這裏。’
‘這裏並不適合妳,待下去的話妳遲早會瘋掉的。’
‘聽話,小子。’
‘妳要活下去。’

“他為什麽,可以這麽平靜地讓我離開這裏,嗯?鼬,我不懂。”迪達拉低下頭,靠住鼬的肩膀。

有什麽東西在那壹瞬間碎去了。

“別這樣,迪達拉。”鼬撫摸迪達拉的頭發。“如果蠍子讓妳離開的話,妳就離開這裏。”

“蠍子的話總是正確的,這對妳有好處。”

“迪達拉,不要嘗試為了壹個人放棄妳的人生。”

“妳還年輕,妳需要回頭。”

所以,妳走吧妳走吧妳走吧。

迪達拉掙紮起來,猛然推開鼬的肩膀。

有些什麽東西碎去了。

“為什麽,連妳都是這樣。”迪達拉的眼眶血紅色,但是他沒有哭。
沒有眼淚嘩啦啦地想要流下來。

“妳們巴不得我趕快滾蛋嗎?”
“好,我走。”
“妳們整個世界通通都給我去滾蛋。”

……

“鼬,妳跟他說過些什麽麽。”蠍子托住下巴,安靜地靠在木桌腐爛的邊緣。眼神鋒利,但是迷離。
“妳不是想讓他走麽,所以稍微幫了妳壹個忙。”鼬轉過身去,背對著陽光。
“他走了啊,所以現在妳如願了。”

“是嘛。”紅頭發的人閉上眼睛。
於是雪開始融化,太陽過於熱情,它承擔不起。

“那件事,妳跟他說過了麽?”
“什麽?”
“別裝傻。”
“鼬。”蠍子從地板上站起來,“所以我說,妳有時候也是很愚鈍的。”

“如果告訴了他,那麽讓他走又有什麽意義呢。”
“我必須安靜地離開。”
“而他是妨礙我的唯壹壹個人。”
“鼬,妳知道麽。這個世界上只有那麽壹個人,他這樣對我說。”
“他說啊,妳不要死,我不準妳死。”
“妳以為我是誰呢?”
這樣壹個失去了壹切仍在追逐的我,又有什麽資格承擔起壹個生命的承托。
太重了,所以必須卸下來,繼續前行。

妳要知道,終點就是告別啊。
“蠍子,妳終於也厭惡永恒了麽?”鼬擡起頭。
“那妳就錯了。是永恒厭棄了我。”蠍子走到門口,天空湛藍陽光燦爛,生機勃勃得可以掩藏壹段悲傷的愛情。

“妳接受了那個任務。”
“是。”
“那麽,不再回來了嗎。”
“也許吧。”
“活著回來的話,會去找他嗎。”
“………………也許吧。”
“祝妳好運。”

……

蠍子死了。
蠍子死了的時候迪達拉正好回到曉的基地。
他覺得自己終於想通了壹些什麽事情,可是正是那個時候,蠍子卻死了。

“迪達拉,所以我跟妳說過,蠍子有時候是不可信的。”零的表情是面無表情。
“讓我猜壹下,如果當時妳在的話,也許他就不會如此輕易地死掉吧。”

“大叔他,足夠強,嗯。”迪達拉低下頭,“他死了證明他輸了,他輸得徹徹底底。”
“那妳就錯了。”鼬走過來扮正他的頭,“我壹直在想當時為什麽沒有阻止妳呢,迪達拉。蠍子的動機已經很清楚了,但是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幫他。”

幫他完成壹個心願。

“所以,對不起,迪達拉。妳不應該回來。妳應該呆在壹個普通的地方過普通充實的生活,在閑暇的時候想象妳的大叔仍在孤傲地生存,這樣也許妳會幸福些。”

“所以迪達拉,妳又為了什麽回來呢。”

“可是鼬,那些都是騙人的啊。”迪達拉就笑了,笑得淒涼,笑得淚流滿面。“我從來,都不相信大叔的願望就是去死。”

“他不是追求永恒的嗎,所以他應該好好地活著。”
可是為什麽他沒有呢?

“那是因為妳給了他過於沈重的依賴。迪達拉,妳要他活著,然後他經受不起。”
像他那樣長時間沒有欲望活著的人,他經受不起。


-TBC-
| 劃痕與指紋 | COM(0)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