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8-08-01 (Fri)
不要再去惦念記憶裏那些不可斟酌的事情了。
蠍子,迪達拉。
他們已經死了。
他們已經死了妳懂嗎?

看著Kface在某幅畫上寫下的註釋的時候,內心就感覺被什麽恍然地點著了。
【別指望我說些什麽,那壹周他死了。】
陳述。
完全是陳述句。
但是偏偏讀上去就有壹種無可奈何的,隱忍的味道。
【他死了。】
他死了意味著什麽?

我總是很愚蠢地去思考,然後壹遍遍得出無差別的答案。

他死了,他死了就等於再也看不見摸不者找不到了。
他死了就意味著他永遠都不能夠在跟自己說話了。
他死了就意味著即使滿世界尋找也再抓不住誰的影子了。

他死了意味著很平常但看上去卻又很憂傷的壹些事情。
不是因為看見摸不著找不到了。
而是因為隨著時間的洪流,總有壹天也許妳會連自己在意過的那些面孔也壹並忘掉了。

【吶,其實記憶真的是很奇怪的東西。】
縱然再撕心裂肺刻骨銘心的東西,在頭部受到重創之後,壹下子就可以煙消雲散了。
人們沒有選擇遺忘某些東西的權利。
但是人們在失憶時總是最先丟掉對自己來說最為重要的東西。

【吶,為什麽?】
因為太過沈重。
因為背負著那些東西,太累了。

所以恍然間才會發現。
迪達拉已經離開快壹年了。
原來已經快壹年了。當我的記憶依然固執地停留在為他的死亡而憂傷難耐的那個晚上的時候,時間的洪流沖去歷史的汙穢,血淋淋地把某些驚人的事實擺在了自己的眼前。

餵,別幼稚了。
那個總是在天空中高呼著夢想與信仰的人,離他為了捍衛尊嚴與追求而放棄了生命的那壹天,已經過去差不多整整壹年了。

妳真的以為他還活著嗎?

以前蠍子離開的時候,就開始有這種難以抑制的非釋懷感。
我想每壹個人,都肯定會有壹些想彌留而不希望丟失的記憶。
即使很疼痛地烙在靈魂理,依然固執地選擇,擁抱壹切,擁緊壹切,不想失去它們。
它們是傷口,毒藥滲進皮膚,長時間積累,遲早會奪取自己的生命。
但是理智不允許忘記。
即使傷口不痊愈也不允許忘記。
是這樣的自己。
是這樣的我們。
是這樣的人類。

執著而悲傷。

也許失憶的選擇,是壹種生存的本能也說不定。

蠍子,迪達拉。

他們都離開得足夠偉大,不是為了利益不是為了夢想不是為了什麽地老天荒的追求,他們在死亡面前輸掉了生命,但是贏得了自己用壹生去捍衛的東西。

蠍子倒在雙親懷裏的時候,他冰冷而落寞的生命再度充斥了溫存。
迪達拉引爆自己整個身軀的時候,他瞬間即逝的藝術將永遠不會畫上休止符。

他們,都離開得很偉大。
偉大而寧靜。

不是為了什麽,只是因為壹瞬間的感動,就足夠奪去與彌留壹切珍貴的東西。

從來都是讀不懂蠍子的,他在背離20年之久的故土面前冷漠並且不近人情。但是當“父”與“母”向自己發出最後壹擊的時候,曾經溫存在童年的記憶讓他不顧壹切地選擇了舍棄,他舍棄了所謂的夢想,身份與性命,他舍棄了感情甚至是那執著已久的藝術。

他說,永恒不變的美麗才可以被稱為藝術。
但是這樣說著的蠍子,卻在下壹瞬間,很完美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始終是壹個人,所以他沒有辦法追求永恒。
他的核跳動著,那些脆弱而震撼的感情使他無法變成真正的傀儡。

活著的人總會死去。
永生是騙人的。

可是為什麽,我仍舊感覺到那壹瞬間的,仿徨、無助與悲傷?

蠍子,妳離開得太過寂寞。
寂寞而美麗。

對迪達拉的未來幾乎是默認般地猜測正確,他會自爆然後結束自己輝煌燦爛的壹生。
只是我沒有想到過,那種瞬間即逝的金黃色,真的會如他所說,成就壹場華麗的浩劫來終止他短暫的人生。

迪達拉,妳離開的時候是在笑啊。
所以我也壹直在想。

吶,妳快樂嗎?

當爆炸的光芒終於吞沒大地,當自己的身體化為碎片沒入塵埃的時候,妳,快樂嗎?
壹定是快樂的吧。
因為在那壹瞬間,壹定是有很多人,很徹底地認同了妳的藝術。

可以說妳打敗了佐助。妳從精神上徹底戰勝了他。
因為當死亡臨近的時候,那個除了復仇之外沒有任何意念的孩子選擇了逃跑。
那個時候他懦弱到沒有辦法去面對妳那藝術的拷問。

復仇,復仇是理由嗎?
他逃避了,所以他是敗者。

迪達拉,那壹戰妳勝利了,真的。


煙消雲散,雲淡風輕。
曾經存在過的和已經消失了的。

他們都是記憶裏不可缺失的壹部分,艱難而不懈地修補著那個千蒼百孔的靈魂。

吶,既然不可以選擇性地丟失,那就永久性地記住吧。

要記住,不管傷口有多深,只要日漸學會堅強地行走。
壹切就都會好起來的啊。
| 公事相關 | COM(0)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