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7/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8-08-09 (Sat)
淩晨四點半。

在這幾乎所有人都還沈溺于夢想中的時間,恍惚著打開Maxthon空白的頁面。
不想睡覺。不想入眠。
不想在那彷徨的時間裏失去了原本擁有意義的空間。

呐,妳覺得我在惦念著什麽嗎。

不想上學。
已經很光明正大地在QQ的簽名上寫下這句看上去就很反叛的話。

不想,再被約束,在那個地方輕易地迷失自己。
好像,壹回到那裏,身體裏這個真實的自己就會死去,那個戴上面具的,虛假的自己,套上真實的笑容,從來不讓人看見自己的懦弱。

爲什麽這麽無能啊妳。
爲什麽這麽值得無視啊妳。

太無聊了,無聊到想要逃避這樣的生活。

如果真的要說,這短短20天的假期裏我到底有什麽收獲的話,那麽我大概會說:我把以前那些束縛著自己的應該忘掉的東西,統統地,全部忘掉了哦。

我管他TMD的開學考試。
反正那些公式啊概念啊古詩詞啊。什麽都好。
我真的,通通,都忘得壹幹二淨了哦。

不再在意這些的才是真正的自己吧。
縱然再怎麽驕傲地在別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成績,到頭來卻只感到孤獨和空虛。並不是說什麽成績好的人就壹定不會被人看不起的,那些默默縮在角落裏的人,如果不主動伸出手,那就肯定是沒有人會在意自己的。

倒數第十天,離假期結束不遠的日子。
很高興喜歡上了Mukuro。

我好像知道在學校裏那些充血的時光該怎麽消磨了。
因爲好像只要想起那個人,就不知不覺地想要微笑。
因爲好像那樣,就能暫時忘卻悲傷。

他背負著沈重的罪孽而來,擁有六個輪回的記憶,力量強大而心生孤獨。

妳爲誰而活,呵,好愚蠢的問題。

如果可以,希望能毫不猶豫地去恨某些東西,然後執著地活下去。

然而善變的我似乎在這方面顯得很無能啊。

該回去的地方,始終還是要回去的吧。
該離開的地方,總有壹天還是必須離開的啊。

學校是這樣子禁锢著兩種存在的地方。
現在,稍微有些懂了呢。

那麽,淩晨4點半,在這任性完之後的時間裏,在這睡意全無的時間裏,稍微地,想壹想妳令我懷念的笑容吧。



我並不懷念那個地方。
我只是知道。
總有壹天,我必須離開那裏,從它的禁锢之下翺翔著起飛。
我不是去追逐夢想。
因爲夢想這種東西,壹旦實現了,就失去了它應有的意義。


單純地追逐。
因爲總有壹天,我將擺脫所有,獨自前行。

去花開的彼岸,去輪回的彼端。
| 柏/林/墻 | COM(0)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