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2018/09 >>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8-02-24 (Sun)
總會有的吧,因為我是個人啊。

換了語文老師。
這件看上去那麽平常的事,要是換作其他的什麽人,也許我會就一句“哦”、“啊”“是啊”“關我什麽事”等等一下子帶過。

但是這個人不行。
或者說,是因為這個人給我留下了太深的impress,與她交流的話有很自然的感覺,這是10年來極少數老師能夠做得到的,在我的記憶中。

從小學到初中,擺出一副“我是老師你就要聽我的”架子的人太多,數不清楚,就算是現在,高中裏面也沒有少過。對於他們我大多數時候只會選擇沈默,死板地幹自己應該幹的事,不是對他們表示屈服,而是覺得,他們是到了可以忽視的地步。

是到了可以忽視他們存在的地步。
因為我覺得這樣子的人做老師,雖然對學生的威脅力度很高,但是卻無法與學生建立持久的信任關系。優等生是寶,差生是草,這個不知道從多少年前就興起的等級觀念讓很多學生無法擡頭。

我覺得自己兩邊都不是。
因為沒有好與壞的真實分界線。

但是周老師不同啊。
成績差可以趕,但是最重要的是人品質的培養,這東西不是一下子就能彌補回來的。做人的話,應該要對自己有信心,待人的話,應該首先做到不虛偽。

她接納所有的人。
差生優生兩邊都不是的人。

這樣的老師上哪兒找呢,或者說,再上哪兒找呢。
我曾經跟她在QQ上說過關於什麽現在的快樂和將來的痛苦,然後她說想開一點吧就算只有一年但是之後還不是一樣可以隨時來談話交流。

隨時都可以這樣不是麽。
你為什麽不懂得珍惜現在的快樂呢。當失去之後,你又痛哭流涕地說著自己沒珍惜自己後悔了如何如何。

何必呢。

笑。

我以為有一年時間去使自己變得成熟。
但是現在看來,命運不允許我任性,或者說它對我要求太高,它只給我半年時間反省覺悟,連警鐘都不敲響。
不,或者敲了,但是是敲給現在的我聽的,是敲給現在開始後悔的我聽的。

如果我當初全心感受快樂了,現在是不是不會那麽痛苦。
還是會更痛苦一些。
感覺是說不清楚的。
但是事實始終是事實。

一切只是impress。
一切只是memory。

都過去了。
曾經。
我現在看見這個分題的時候突然好想哭。
但是不能,因為眼淚是苦的,而我,討厭苦的味道。
如果身體裏面已經缺少了制造糖份的粒子,那麽就盡量少哭,這樣就不會覺得苦了,也不會覺得痛了。

傷口什麽的,血淋淋,但是肉眼看不見,所以可以忽視。
忽視吧。
即使再撕開一次傷疤還是可以面無表情。分離令我變得冷血。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上一次還會哭,這一次就只剩下難過,也許下一次,就是毫無感覺可言。

上周的見面是很快樂的。
無意間,也許是誰制造的這個機會。但是重新聽她說話的感覺,很好,心裏面也突然不難受了,空蕩蕩的感覺被充實取代。

這就是impress,這也只可能是impress。
因為不會是forever。

所以現在重新學會笑。
學會自己制造甜蜜的粒子,強扯笑顏,但是會令大家快樂。
然後在那一張張陌生或者熟悉的面孔裏,總會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被安慰的感覺。

上帝已經很仁慈了,因為我們在千千萬萬的人海中相遇。
本來一個擦肩就是幸福。
我們相處了半年,大半都是歡笑。
即使現在的失落是代價。

但是大家依然笑得那麽痛快的話,自己也得勇敢地堅強地笑下去。
吶,不是嗎。

即使半年後就是下一次分離。

這一次,不要那麽多苦澀的味道。

不要再嘗了。

一切總會結束的。
在被毀滅之前。


END
| 懷舊塵埃 | COM(0) | TB(0) |







只对管理员显示